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第一版主小说 > 都市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别人的看法,和她有什么干系

无怪赫云舒如此惊讶,只见原来淡黄色的木地板上,此刻铺满了红色的玫瑰花瓣,宛若玫瑰花铺就的地毯。

赫云舒一愣,在这玫瑰花瓣的中间,有一段空白的小道,那空白一路向前延伸,直到玉面屏风的后面。

她正暗自惊愕,只见一身白衣的苏傲宸缓缓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他眸光炽烈,从那玫瑰花瓣让出的空白小道尽头缓缓走来。

一切,宛如梦幻。

赫云舒看着他,有片刻的愣神。

终于,苏傲宸站在了她的面前,喉结微动,喃喃道:“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说出这句话,苏傲宸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接下来要说的话,他早就想要说出来,却总是顾虑这个,顾虑那个,甚至不惜对她恶语相向,赶她离开。可当她真的离开之后他才明白,没有她的日子,每一刻都那么难熬。

当初,得知她要以铭王的身份出征大蒙,他心急如焚,甚至想要困住她,代她前去,却想不到她竟那般决绝。无奈之下,他只得暗中相随,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才恍然明白,他长久以来的祈愿,不过是身边有她在。

曾经,他害怕自己无法保护她,才赶她离开,想要等自己解决了所有的麻烦,再和她在一起。可是,人生中有多少事情是禁得起等待的呢?这一天天等下去,谁知道明天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他很清楚,自己等不及了,他要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要将自己的一切和盘托出。

此刻,他站在赫云舒面前,心跳如鼓。他曾经经历过那样多惊心动魄的事情,可是,此刻他觉得,他生命中所经历过的全部的惊心动魄,都不及此刻来的惊险。

赫云舒笑笑,道:“刚好,我也有件事要告诉你。”

“那好,你先说。”见她对自己笑,苏傲宸松了一口气。

这一刻,苏傲宸想得很简单。不管是什么事,他总是想让着她的,既然她有事要说,那就让她先说好了。

在苏傲宸殷切的目光中,赫云舒将手中的圣旨递给了他。

圣旨之下,她的手指微微颤抖。这段日子的相处,她能够感受到苏傲宸对于她的在意。她以为苏傲宸曾经的离开是因为忌讳她铭王妃的身份,那么,如今圣旨到手,苏傲宸会明白她心中的期许吗?

她有些忐忑,更多的则是满满的期待。

苏傲宸含笑接过圣旨,转瞬笑意便僵在了脸上。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自己想要将真实身份和盘托出的时候,赫云舒居然已经和自己和离了。她不是他的了,这个认知让他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

苏傲宸的迟疑看在赫云舒的眼中,她只觉得有一千根刺在心头轮番扎过,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成了自由身,苏傲宸竟是这样的表情?

赫云舒伸手夺过苏傲宸手中的圣旨,头也不回地疾步而出。

苏傲宸后知后觉地追了出去,却并未看到赫云舒的身影。

赫云舒一路狂奔,她原本是想去定国公府,可自己此刻心情糟糕,若是外公看到了,只怕又要着急,见路旁的一家酒楼还未打烊,便走了进去,在桌前坐定,朗声道:“小二,上酒。”

即刻便有店小二前来,将几坛酒和酒碗摆在了赫云舒的面前。

赫云舒挥袖将酒碗一扫而落,之后揭开酒坛上的泥封,仰脖一饮而尽。

这酒很烈,那股灼热顺着她的喉咙一路向下,让她几乎承受不住。

恍惚间,她只觉得自己在一阵阵的旋转,在不住的旋转中,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张脸。那是苏傲宸的脸。

她伸手,拍拍他的脸颊,道:“是你吗?”

“是我。”

她听到眼前的人这样回答她,她笑笑,却笑出了满眼的泪水。

有温热的手拂在她的脸颊上,一点一点擦去她脸上的泪滴,赫云舒张嘴咬住那手指,如同吮吸糖果一般。

可是,这个糖果不好吃。

下一刻,她便觉得自己被抱起,一路上的景物都在变,全都是她不认识的。慢慢地,她觉得很累,眼皮也越来越重,便合上眼睛,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她睁开眼睛,看见头顶白色的帐幔,微微愣神,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这时,一个声音自一旁响起:“你醒了?”

赫云舒循声看去,只见苏傲宸正坐在桌边,含笑看着她。

她当即便冷了脸,掀开身上的被子,向外走去。

苏傲宸起身拦住她,道:“你做什么去?”

“你管不着。”赫云舒不客气道。

苏傲宸展臂将她拥入怀中,道:“好了,不要赌气了。”

赫云舒并不躲,就那么僵直着身子被他抱着。

苏傲宸察觉出她的异样,当即便松开了她,道:“有件事我要告诉你,其实,我便是铭王。”

听罢,赫云舒一笑,道:“那挺好啊,我有圣旨在手,已经和你和离了。”

苏傲宸的话,她只当是个笑话。

尔后,她毫不客气地推开苏傲宸,向外走去。

此时,天已大亮,赫云舒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繁乱的心情,朝着定国公府走去。

这里离定国公府不远,她很快就到了。xdw8

一进门,舅舅云锦弦就迎了上来,急切道:“你这丫头,昨晚去哪儿了?你外公在府里等不着你,派人去王府里寻你也寻不到,可把他担心坏了。”

赫云舒笑笑,道:“昨晚从王府出来的太晚,就不想打扰舅舅,便在外面的客栈住了一宿。”

“你这丫头,还见外了。”

这时,云松毅听到动静赶了过来,直到清楚地看到赫云舒就站在那里,才长出一口气,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为了转移二人的注意力,赫云舒忙将手中的圣旨给外公和舅舅看,二人看了,脸上皆洋溢着笑意,能让赫云舒恢复自由身,是他们长久以来的愿望。

云松毅拿着那圣旨,激动得双手直抖。

这一日,燕皇将圣旨上的内容昭告天下。

此前,很多人都以为赫云舒死在云雾山的那场狩猎之中,眼下才知道她还活着,还和铭王和离了。一时间,贬低者有之,艳羡者亦有之。

只是这些对于赫云舒来说,并不在意。她从来都不活在别人的言语中,所以,别人的看法,和她有什么干系?她要过什么样的日子向来是自己做主,别人怎么看,并没有什么要紧。

因为她被封为云舒郡主,燕皇赐给她一座宅院,让她感到高兴的是,这座宅院离定国公府很近,坐马车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就到了。

得知这一点,云家众人也很高兴。如此,日后的来往就要方便很多。

因为初立府邸,赫云舒身为这府邸的主人,自然要现身立威。

郡主府内,管家、下人、侍卫一应俱全。

赫云舒去的时候,众人站在大门口,躬身相迎。

尔后,她简短的说了几句话,恩威并施。

随之,她便去了这郡主府的主院,这主院很大,中间有一个小小的人工湖,里面种着荷花,旁边有一个凉亭,周围遍植花草,景致很不错。

赫云舒正看着院子里那棵开得正茂盛的梅花,便听到门口有人禀报道:“郡主,有个叫翠竹的姑娘找您。”

“快让她进来。”

说着,赫云舒起身向外走去。

昨晚她去王府的时候,并未见到翠竹,若不然,早就把她带来了。

出门没多久,赫云舒便看到翠竹迎面而来。

见到赫云舒,翠竹上上下下的把赫云舒看了个遍,急切道:“小姐,您还好吧?”

赫云舒笑笑,道:“放心吧,我一切都好。”

“那就好。”说完,翠竹咬着嘴唇,显得有些踟蹰的样子。

赫云舒一笑,道:“你这丫头,想说什么就说,怎么这般扭扭捏捏的?”

“小姐,火夏呢?”翠竹鼓起勇气问道。

赫云舒一愣,随即将火夏的事情和盘托出。

得知火夏原本是大蒙的六皇子,翠竹很是诧异,诧异之后便有一些伤感。

赫云舒只当她是和火夏混熟了,一时间无法接受她的离开,并未多想。

之后,为了逗翠竹开心,赫云舒和她一起在郡主府里走了走。

这郡主府很大,周围还有七八个侧院,每一个院子里的景致都各有千秋。

然而,一个个院子看下来,翠竹的情绪并不高,仍是显得闷闷不乐的。

赫云舒正想问她这是怎么了,便看到门房的人走了过来。

“什么事?”

“禀郡主,门口来了一个自称叫柳春桃的人,求见郡主。”

赫云舒思忖着这个名字,一时间想不出这人是谁。

一旁,翠竹道:“小姐,只怕是原先跟在大夫人身边的那个春桃吧,她不是姓柳嘛。”

原来是她。

赫云舒黛眉微蹙,眼下她与赫府并无瓜葛,春桃来找她做什么?

“让她进来。”

没多久,春桃缓步而进,她身材臃肿,每走一步都特别小心,待她走得近了,赫云舒才看清楚,原来她已有了身孕。

春桃当即便跪倒在地,哀声道:“郡主,请救我一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